[國際週客座專欄] 余尚儒:日本給台灣的啟示:透過在宅醫療,達成社區安寧

分享這篇文章

文 | 銀享客座專欄作家 余尚儒醫師 (本文獲作者轉載同意)原文出處:天下獨立評論讀者投書

photo credit:SuperFantastic (CC BY 2.0)

日本在宅醫療醫師最喜歡問我的問題:你們台灣居家醫師也做「看取り」 嗎?這個問題非常不容易回答。從他們的關懷可知道「看取り」是日本在宅醫療核心價值:透過在宅醫療,協助病人在家善終。 而這不正是安寧療護的原初目的嗎?筆者頓時惘然大悟,原來社區安寧要透過在宅醫療體系來達成,該怎麼說呢?必須從日本發展在宅醫療脈絡談起。

隨人口結構老化,醫療支出成長,日本自1970年代開始發展各種居家式照護服務,1980年代開始安寧療護,2000年長照保險(介護保險)導入之後,整合醫療和長照居家服務更為完備,又稱為「在宅醫療」。「在宅醫療」就是把服務送到家中,它結合醫療和長照各種專業人員、協調大醫院和基層社區診所,讓病人出院之後,可以得到適切照顧。由於在宅醫療可減少不必要住院,日本自2006年提高對「在宅醫療」保險給付之後,在宅醫療服務更為普及。

在宅醫療不只是一種醫療服務,而是一種照護體系,以病患的「家」為中心的照護體系。目前日本全國有1萬3千家在宅療養支援診療所提供社區在宅醫療服務,提供以醫師為中心,365天24小時的往診服務。而日本獨創的在宅醫療解決這個問題。在宅醫療的財源來自兩種保險,醫療保險和長照保險(介護保險),醫師訪視和部分護理訪視都是由醫療保險給付,其他的服務則由長照保險負擔。1950年代日本還有8成的人在家中往生,但是1980年之後在家中往生不到一半了,在宅醫療制度引入大大提高社區安寧的機會,以福岡二ノ坂診所為例,約7成以上的病患可以在家善終(日文:看取り),因此在宅醫療也減少許多無效醫療。

台灣居家照護始於1987年,1995年全民健保開辦之後,開始給付居家照護,包含一般居家護理以及安寧居家療。台灣社會也隨者人口老化,各種長期照護需求提高,2006年開始長照十年計畫,大多數經費用發展各種居家式照護,包含居家服務、居家護理和居家復健。

即使台灣沒有長期照護保險,但是長照十年計畫或全民健保都有給付居家式照護(home care)。熟悉居家的人都知道,台灣的居家式照護 (home care),非常片斷化,照護不連續,以及橫向聯繫不足的問題一直存在。例如,居家護理 (home nursing care)、居家服務(home social care)、居家復健 (home rehabilitation)和安寧居家療護(hospice home care),完全是各自為政,也許同一個醫療或長照體系內互通有無,但是出了門,就是各司其職。

此外,台灣居家訪視醫師的角色,相對日本在宅醫療訪問醫師,角色邊緣化。例如,一般居家護理情況,醫師只需每二到四個月,去個案家中訪視個案一次,又不能提供藥物治療,甚至造成家屬不便,負擔增加,訪視前必須要報備主管機關,無法應付緊急往診,訪視缺乏彈性。當訪視頻率太低,訪視醫師也不固定,也減少建立醫病關係,和主動預防性服務的機會。

日本在宅醫療有兩大特色。第一,整合醫療服務和長照服務。第二,實現連續性的照護到臨終。這兩點,剛好是台灣目前最為欠缺的,發展台灣版的在宅醫療,實在刻不容緩。現階段,台灣居家照護和日本在宅醫療有幾點差異,筆者親自走訪,整理如下表:

圖表截自 【讀者投書】余尚儒:日本給台灣的啟示:透過在宅醫療,達成社區安寧
圖表截自 【讀者投書】余尚儒:日本給台灣的啟示:透過在宅醫療,達成社區安寧
圖表截自 【讀者投書】余尚儒:日本給台灣的啟示:透過在宅醫療,達成社區安寧
圖表截自 【讀者投書】余尚儒:日本給台灣的啟示:透過在宅醫療,達成社區安寧
圖表截自 【讀者投書】余尚儒:日本給台灣的啟示:透過在宅醫療,達成社區安寧
圖表截自 【讀者投書】余尚儒:日本給台灣的啟示:透過在宅醫療,達成社區安寧
圖表截自 【讀者投書】余尚儒:日本給台灣的啟示:透過在宅醫療,達成社區安寧

如果說,社區安寧 (community hospice) 被理解為讓末期病人可以在家善終,或是提供安寧服務資源來自社區。安寧療護服務的來源和分配的不均,一直是問題,最近,健保局開放乙類安寧居家,便希望基層診所也能加入安寧居家療護行伍,可惜,未見有利配套措施。事實上,目前台灣安寧療護資源集中在大型醫院(安寧緩和病房、安寧共同照護),而安寧居家(home hospice care)服務,也是來自大型醫院提供的情況沒有改變,社區安寧的推展始終原地打轉。

鹿兒島中野一司醫師認為,在宅醫療下病人習慣醫師和各種專業到宅提供服務,末期時候,希望能夠在家往生,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了。透過在宅醫療連續性照護到最後,引導病人在家善終(看取り)得做法,值得社區安寧 (community hospice) 。例如福岡二ノ坂在宅醫療支援診所,病人在家善終達到七成,可說是社區安寧得典範。換句話說,當台灣基層社區診所的居家式照護 (community-based home care)資源趨近於零,連帶的也使社區安寧在台灣推動十分困難。

從日本的經驗我們發現,建立在宅醫療體系,才是長遠的做法。與其要全民健保增加一項,乙類安寧居家療護給付,希望基層診所參與,政府不如思考,如何建立台版在宅醫療體系,如此一來,社區安寧自然水到渠成,才能真正達到「老有所終、末有所安」。(作者為嘉義市社區醫療發展協會理事長,家庭醫學科和安寧緩和專科醫師,目前為社區診所基層醫師,每週一日,配合大型醫院安寧病房的安寧居家工作。目前積極推動台灣版在宅醫療,希望創造連續性照護模式。)

延伸閱讀:

  1. 在宅醫療中多職種連攜的真髓-日本蒲公英診所實際案例
  2. 翻轉偏鄉高齡宿命的關鍵:在宅醫療+社區安寧

想了解更多永井醫師在在宅醫療的努力?10 月 23 日銀浪新創力國際論壇,永井醫生將分享科技導入偏鄉在宅醫療的經驗,精采可期,歡迎報名與會!線上報名開放至 10 月 12 日,預購從速:網路報名表

「即使在邊緣,也可以當邊緣的中心。」
余醫師相信,只要願意去做沒人做的事,就會成為那個邊緣的中心。

作者簡介:余尚儒醫師,台灣在宅醫療推動連絡會發起人。嘉義市社區醫療發展協會理事長、嘉義基督教醫院家庭醫學科兼任主治醫師、六福診所主治醫師。長期關注台灣環境正義、糧食安全、在宅醫療等議題,深耕嘉義社區,結合跨專業持續推動理想中有溫度的照顧模式,相信這是台灣邁入超高齡化社會非走不可的路。

其他經歷:台灣公共衛生促進協會理事、台灣健康人權行動協會理事、台灣第一位若月俊一研究者

回首頁,看更多!

延伸閱讀

成為銀享之友,掌握高齡創新趨勢

歡迎訂閱銀享全球電子報,我們定期分享第一手全球趨勢,國內外創新推動及活動資訊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