讓照顧歸零!

分享這篇文章

丹麥護理之家教會我們的事

文|游曉微(2019丹麥高齡創新參訪團團員、長庚科技大學高齡暨健康照護管理系助理教授、物理治療師)

想像自己是一位失能長輩,你「會」得到什麼照顧?還是,你「想」得到什麼照顧?

之所以用「會」這個字,是為了具象化臺灣「被動式照顧」情境,簡言之,專業人員給什麼服務,失能長輩就得到什麼服務。然而,在丹麥照顧哲學中,反而是失能長輩「想」得到什麼照顧,專業人員全力支援讓這個「想」字,讓失能之前的生活得以延續。

丹麥護理之家OK-Huset Lotte裡,物理治療師正與長輩開心互動。(攝影:游曉微)

在丹麥,護理之家(Nursing Home)沒有多麼偉大的無障礙設施,也看不到照顧服務員拿著尿片和清潔劑(取而代之的,可能是撲克牌和香檳),甚至找不到護理站在哪裡,只有充滿食物和咖啡的吧檯。丹麥的護理之家,「生活」才是主體,「照顧」只是附加在生活上的小插曲。公共區域的陳設用品,就是連鎖家具店買回來的,不用貼上任何警示標語;房間是個人空間,隨意要放上一張地毯或釘上一張圖畫,都是自己對於生活美學的佈置。護理之家的長輩,沒有團體訓練課表(臺灣充斥著認知團體、感官刺激、肌力訓練…),只有邀請長輩、看其意願來參加活動俱樂部(讀書會、俄羅斯歷史分享、彈琴跳舞…)。失智長輩夜間遊走,我們就幫他辦一場夜遊Party吧! 敲錯房門也無妨,當作拜訪鄰居say hello。

驚訝的是,護理之家幾乎很少臥床,原因不是丹麥護理之家有多麼高深的照顧技巧,而是丹麥人的哲學,根深蒂固地要讓自己健康和獨立。體現在護理之家的案例是:每個房間架設一組天花板懸掛式軌道,幫助失能長輩獨立地從床上坐起和室內移動;房間外的長廊邊,每隔10–20公尺有一張座椅,讓走累的長輩坐下來小憩。除此之外,gym(其實是復健空間)和美容spa缺一不可,哪有只復健不美麗的道理呢?丹麥護理之家的哲學,就因為以「生活」為主體,得以讓「照顧歸零」。

在丹麥護理之家裡,自己佈置自己在這裡的家,是天經地義的事。(攝影:游曉微)

[背景補充]
在丹麥,此類型長者服務提供單位定位為Plejehjem (丹麥文)。單位負責人以Nursing Home (英文)來介紹單位服務現狀,並表示住民大多在此終老。根據丹麥衛生部出的英文報告,約4% 65歲以上長者住在Nursing Home (2015數據)。此文以Nursing Home的中譯護理之家來作介紹。


想了解更多關於國際高齡創新案例經驗分享嗎?

那可千萬不要錯過今年「2019銀浪新創力國際週」於11/2–9登場,我們將邀請丹麥奧胡斯市衛生福利局長 — 耶堤.史基女士與會分享,想進一步了解活動詳情請見:https://pse.is/LL3AC

延伸閱讀

成為銀享之友,掌握高齡創新趨勢

歡迎訂閱銀享全球電子報,我們定期分享第一手全球趨勢,國內外創新推動及活動資訊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